在文字中体味细碎春光

标签:天地诛灭 yujiatou.com 五星博彩大全

  夏日山间的这本散文集《十米之内》(中国电影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是王蒙先生拟的书名。作为一名编辑,起初对这个名字是没有感觉的。十米之内,无非柴米油盐,再升华也不过是形而下的,烟火味盛不入诗境;十米之内,无非琴棋书画,再摹写也难及古人十之一二,想附庸风雅而力有不逮。然而,读了以后便逐渐被其纯粹的文字所吸引,继而倾倒。不错,作者所写的确是身边之物,眼前之花。文字所描写的也不过是日常起居,鸡毛蒜皮,如清水素面、月下秋虫、紫花地丁。若再说境界高一点儿的,也不过是大雪夜归,春漫西湖。可是这些透明的题材配上纯粹的文字,居然处处闪耀着光芒,使人如坐卧在春日午后,仰面闭目,接受微风拂面和细碎阳光的抚慰,体味从十米之内的物件或风景透出的某种悠闲、恬淡。若说是小资情调,却又显得超凡脱俗。

  总而言之,这样的文字让人读起来很舒服,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不光是舒服,还有某种既温馨又奇特的感觉。比如,“找一块清凉的地方坐下来,随手扽下身旁的一个草叶或细茎放嘴里咂摸一下,有的时候是无意识;盯着头上通透的蓝天和诱惑而甜蜜的白云。躺倒的时候很少,毕竟是女孩子。看眼前的花,草,蜂蝶,虫子,样样可爱,互不打扰。和谐。融入。”谁的童年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呢?我们读之,重拾自己的独特体验,似熟悉却又感受不一。

  “睡醒起来,奶奶早盛出小碗红茶菌。海胆般滑软的肉体,分泌发酵黏稠的汤汁,味极酸,添白砂糖。午后茶饮,贪馋满足。”“通常是晌午。和一群孩子在玉米地乱窜。蜜蜂苍蝇嗡嗡嗡。暴晒。主人回家午睡吃饭,我们在中午的强光中撒野。新鲜旺盛的夏天。”“河边湿地上有着不知名的野花,蓝色的一片。花朵极小,五个花瓣,圆圆的;中间有精巧的白色花心。你会发现每片花瓣虽然只有小米粒那么小,却开得一丝不苟,精致美丽。小小的野花,有着并不耀眼的光泽和自尊。”儿童世界新鲜而又美丽,到处都是奇迹与兴奋。不幸的是,对大多数人而言,儿童那种敏锐的觉察、那种对美和令人敬畏之物真正的天生喜好,在长大成人后,就已经衰退或早早丧失了。可是,夏日山间仿佛早就服了一种解药,抵御过早的这种衰退,在成长过程中继续保持着独特的童真,这种本真的审美原力消除了成人世界的无聊和平淡。

  我们四处张望,却对万物视而不见;我们向往远处的风景,却对周边之物厌倦;我们渴望拥有刻骨铭心的情感,却对眼前之人陌生。我们大多时候因为“忙”导致“盲”,真是太可惜了!夏日山间却在十米之内领略无限愉悦,感受春夏秋冬的日出日落,观赏着一花一草的生老荣枯,一虫一兽的欣喜悲欢。在江南烟雨中细嗅桂花,在夏日山间聆听风的多重唱。说到倾听,作者对夜晚秋虫的鸣叫更为用心,蝈蝈、蛐蛐、蟋蟀,那些平常而亲切的声音就会在她干净纯粹的文字里温暖起来。

  《十米之内》中有几篇散文属于小品文的性质,极短,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个让人难忘的场景,颇有几分汪曾祺的《草木春秋》的意蕴。简明细腻的文字能让人在这个喧嚣的消费时代里,找到一块宁静的地方,慢慢让脸庞有了细碎春光,暖和起来。

  (作者:纵华跃,系中国电影出版社编辑)

?

?

相关链接:

海南日报两会创意“文字云”:奔跑吧,海南!
“海南语言文字工作要点”印发 将对广告商标文字进行监测检查
70后女作家金仁顺:写作久了 要警惕文字里的“中年油腻”
用耳朵“叫醒”沉睡的文字 听经典、听厚书成阅读新方式

?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纵华跃] [编辑:王秋芳]
?
 
独家访谈
写起小说来,每一粒细胞都会跳跃,每一根神经都在抖擞。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合肥肥东新城经济开发园区 六亩塘镇 北白 旺隆镇 梁二圪旦 鱼城镇 贾孟村委会 西稍门 恭城镇 石山下 高家下坡 上长子营村
川底下村 濮阳市 金平 崔桥 孙航 红眼川乡 燕郊中燕小区 奎霞村 小双乡 附二医 纱帽街道 保康县
柳盛路 小桥头 鼓楼西街 沙尔沁乡 昝岗镇 后坞岙 所街乡 索县 金惠园二区社区 翁泽锐 戴北村 偏坡峪村
saofangzi.com mumuer.com lvpingwang.com roucadou.com qique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