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女作家金仁顺:写作久了 要警惕文字里的“中年油腻”

标签:污水泵 zhongcaiyu.com 盈得利娱乐城

  答题者:金仁顺

  提问者:李喆

  时间:2019年1月

  简历

  金仁顺:1970年生,现居长春。出版有长篇小说《春香》;中短篇小说结集出版有《彼此》、《玻璃咖啡馆》、《桃花》、《松树镇》、《僧舞》、《爱情诗》(台湾版)、《桃花》(韩文版)、《僧舞》(英文版)等多部;散文集:《时光的化骨绵掌》、《白如百合》等。编剧电影作品有《绿茶》、《时尚先生》、《基隆》;编剧舞台剧作品有《他人》、《良宵》、《画皮》等等。曾获得骏马奖、庄重文文学奖、春申原创文学奖、林斤澜短篇小说奖、中国小说双年奖、作家出版集团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人民文学“茅台”杯奖、小说选刊“茅台”杯奖等等,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韩文、日文、俄文、德文等。

  手记

  这个采访应该算是经历时间最长的吧,从2018年8月跨年来到1月,时断时续和金仁顺保持笔谈,想起来啥随时说说。有天当我拎出提纲对着它绝望时,“我真想着这事儿呢。”她飞快又严肃地回复。

  金仁顺是70后代表作家,出生在吉林省白山,现居长春,是否因为东北寒冷漫长的冬季所赐,她讲话的风格也是冷静、爽利的。剧本和小说,小说是金仁顺最在乎和看重的,有时会让她感到纠结。写了二十几年,文坛热闹过也冷清过,“文学史的客厅小,早就挤满了人,别凑那个热闹。独善其身吧。”翻回头看,反而是写剧本轻松,“我不怕写坏,倒有了打酱油的乐趣。”

  想起第一通电话,那是个8月间闷热的午后,通话时,说两分钟手机屏就会被汗珠弄得湿乎乎,而不得不一边小心翼翼挪开手机屏,一边悄悄切换成免提状态,如此这般,生怕被察觉的紧张之下,一个坚定温柔、不疾不徐的声音走进屋子里,仿佛一下子坐在了对面。人生不过区区百年,太多事件忙乱着翻涌着起来退去,却使人感觉过去了许久。我记得她说的一句话给人力量感,“小说才是我应该最努力的。”

  2019,新的一年已开始。

  1 你的小说《水边的阿狄丽娜》改编的电影《绿茶》曾入围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虎奖”,你对于文学作品改编电影的看法?作家和编剧的区别是?

  我是阅读派。觉得什么都没有阅读过瘾。但我喜欢的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我也很好奇。看完影视作品,我还会把原著找出来再看一遍。不能不说,那些微妙的东西,一旦脱离了文字,或多或少地失去了灵气。演员们再好,再专业,也只能在局部表现亮眼。文学作品是混沌、丰富的,令人沉浸其中;影视作品却是确定的,一张脸就穷尽了千万个想象。但反过来说,影视作品完全有自己的一套路数儿,佳作频出,从不缺少经典。而且对大众而言,它们的魅力远非文学作品能比。

  作家和编剧,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有时候甚至可以混为一谈,但这种相似是表面的,作家和编剧的关系就像那首诗: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似乎很近,似乎在一个画面里,实际上却是两个维度。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节奏,不同的一切。

  2 小说《僧舞》是有着朝鲜半岛的李朝和高丽的背景的古典题材故事,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出版,和你早期的作品风格迥异,其创作缘起是什么?

  这本小说集里面的短篇小说,是从我写作开始,陆陆续续写的。就好像某种童年美味,隔上一段时间就忍不住想吃一回。我写一些当下题材的小说,写着写着,就旁逸斜出写一篇古典题材的短篇。

  写当下题材时,我习惯于做减法,尽可能写得紧凑、简约;但写这类小说时我会顺其自然,愿意把故事写得绚丽多姿,慢慢铺排一些东西,哪怕是短篇,也愿意加一些闲笔,仿佛老庭院里面的花花草草,月亮门或者假山。至于创作缘起,应该是我的古典情结吧,我一直对古典故事很着迷。自己动手写的时候,故事是古典的,但心还是现代的,古典题材不过是个抒发的背景,既然是个远景,是个虚拟,那就不妨一直往前推,推到朝鲜半岛,推到李朝和高丽时期好了。

  3 你写朝鲜半岛为背景的小说是不是有自身家庭经历的原因?

  这个问题有点儿复杂。我爸妈是上个世纪从朝鲜过来中国的。我爸爸是1938年来的,我妈妈是1940年来的,都是在他们2岁的时候,被他们的父母带来的。那个时期的东北,日本人、朝鲜人以及中国人混居在一起。战争是背井离乡最大的推动力。我爸妈从丹东到桓仁,再到集安、通化,一路移居,我只有出生地,没有故乡。我的故乡注定不是地理概念。所以,我写以朝鲜半岛为背景的古典题材小说,这些小说就是我的故乡。

  4 你的写作灵感通常来自哪里?

  经历和感受吧。某些事件、时刻、情感,埋伏在生命里,有时候甚至都不自知,但某个偶然的契机,阅读、讨论或者别的什么,突然唤醒了它,找到了它的意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写出来。

  5 作为70后作家,有没有压力和焦虑,比如来自年龄的,来自成名的,来自创作的?

  作为70后作家,我算是最早开始写作的那拨儿。跟我们一起出来的好几个作家都已经不写了。“70后”这拨儿,一直很多元,很松散,从来不是风起云涌,一下子压住阵脚,70后,是阵雨,小阵雨,或者几个雨点儿。这样挺好的,写作是个人的事情啊,不是看演唱会。压力和焦虑一直有,我很怕自己没有自知之明,写不下去了,或者说,写不上去了,就此放手,这不丢人;怕的是,明明是皇帝的新装,却还挺胸凸肚,招摇过市,这就现眼了。年龄我不怕,阅历对于写作,是特别好特别重要的积累,至于名声,那是想多了。

  6 你认为自己的写作风格是怎样的?在你的写作中好小说的标准是什么?

  关于写作风格,我几乎没考虑过。作家的写作是从“无”到“有”,无中生出“有”,既是所有,又要含空,光是纠结具体的细节,就很难。所以很难想到类似于“风格”这样的事情,评论家们通常说我比较“简约”“凛冽”,这些词都很好,如果我的风格果真如此,我很开心。作家写作久了,难免会有一种“腔调”,这个“腔调”和风格很容易被混淆,但我觉得不是一回事儿,“腔调”是一种不知不觉的、某些时候沾沾自喜的油滑气,接近于“中年油腻”,这个是应该警惕的。

  好小说的标准是精准、精准、精准。克制住卖弄,朴素、真诚地对待作品。好小说不着痕迹,但意境尽显,能最大限度地释放作品的力量。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喆] [编辑:王秋芳]
?
 
独家访谈
事实上只要有语言、文字,有人的思想感情,文学就不会灭亡。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黑山咀镇 陵北街 祖冲之路 定辛庄西队村 勿布林苏木 九合乡 林周县 李官镇 星城镇 观音寺南里社区 思茅坪 海滨街北安小区
塔图日 昌平崔村 陆家湾村 徐州市李沃小学 海安县 彭村村委会 浙江永嘉县上塘镇 简华村 辋川村 崇尔乡 马鞍山市 浔光村
广东东莞市高步镇 排上 永乐店村西口 红辣仔 石花洞道口 岸堤镇 江苏昆山市蓬朗镇 王府酒楼 彭山县 国营通什茶场 沈巷镇 黟县
sulesong.com guyipin.com fuxiaoyao.com niubannong.com aoshumao.com